首页>教育新闻>夜读|顺德教育何去何从?这名基层教育工作者道出“心声”

夜读|顺德教育何去何从?这名基层教育工作者道出“心声”

责编:李戴鑫时间:2020-09-19 14:59来源:环球教育网

顺德教育何去何从?这一问题牵动了无数顺德家长的心。尽管2020年的中高考落下帷幕,但社会各界对顺德教育关注仍是热度不减。

今(18)日,顺德区召开教育高质量发展恳谈会,诚邀校长、基层教师、教育部门、家长等代表齐聚一堂,共话顺德教育未来发展之路。

夜读|顺德教育何去何从?这名基层教育工作者道出“心声”

今日恳谈会现场

“在社会关于教育纷繁复杂的声音中,我们如何保持一名‘教育人’应该有的清醒和初心,我觉得非常重要。”恳谈会上,深耕基层教育工作,曾是三尺讲台教师,如今是大良街道教育办公室主任的李翠芬道出了顺德教育人的“心声”,引起众人鼓掌。

面对“顺德教育何去何从”的话题,李翠芬表示,顺德教育要试图在这两方面寻求一个平衡点。一个是解决短期困境、寻求破局和教育长远追求相结合上,另一个则是教育部门“单兵作战”和多部门协同努力相结合上。

以下是李翠芬发言实录(有删改)

今日非常有幸被邀请参加这一恳谈会。

于公,我是顺德中心城区大良教育的亲历者、见证者、参与者;于私,也是一名普通顺德学子家长。同时,我也是曾经站在一线讲台上的一名普通的老师。

在未来三年,顺德教育将推出六大发展行动计划,我感觉到既振奋人心,同时也倍感压力。

首先这三年的一百亿投入中,其中有超过12亿元在大良学校学位建设。此外,还有接近5千万的宿位建设任务,那个是不在学位统计范围内的。因此光是这一块,我们就感觉到任重道远。大良不断在加大教育投入的同时,也为教育资源进行“扩容”,同时也背负提质的重任。因此,这段时间,自己经常跟同事提到一个词,就是“寝食难安”。确实感觉到肩上的责任和心中的压力是很大的。

顺德教育被广大市民家长所高度关注,在社会关于教育纷繁复杂的声音里头,我们如何保持一名“教育人”应该有的清醒和初心,我觉得非常重要。

如今,我发现顺德未来三年落实的六大发展行动中,有一个词它出现频率很高,那就是“力争”。那么这个“力”,究竟是需要汇聚哪些地方的“力”;还有就是要怎么“争”,从哪些地方入手,各级各层如何去“争”。

那么下面我谈一下自己的两方面的看法:

第一个,是顺德教育要解决短期困境、寻求破局和教育长远追求相结合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究其核心,其实就是解决“短痛”和“长痛”之间的关系。

现在的“短痛”之一就是面临为过往教育资源不足的历史欠账买单的问题。如今,顺德加大学校的建设,但这个我们已经看到了希望和未来,现在顺德区镇两级教育部门日夜兼程、快马加鞭做出了相关努力。

关于尖子生的培养,我非常认同有在座的人提到,顺德教育要有数量作为基础保障,才有质量提高的可能的观点。在我们学位供给都如此紧缺的情况,没有数量的“堆头”,没有“高原”的形成再去谈高峰。这个是就是“空中楼阁”。而这点,我们也已经在顺德教育的百亿投入中看到了希望和未来。

“短痛”之二,就是社会大众包括家长都没有办法给予教育太多的时间去静待花开,没有办法用孩子的成长去陪伴、等待教育出成绩。这种情况下,我们如何去突破一条破局之路?

那么“长痛”是什么?“长痛”是对培养身心健康、有可持续发展能力、素质全面的人的追求,会不会因为我们为了解决“短痛”的问题而做出了牺牲,从而导致教育很难回到良性发展轨道上。

因此我们在做教育工作的决策时,不应该将这些问题对立起来,并视为不可调和、无法统筹的两个方面。

在我看来,解决“短痛”和“长痛”要“扩容”和“提质”协同并举、同步推进,同时,学生的有教无类和分层教学结合。

如今我们在抓“尖子生”、抓培优、屏蔽生的同时,也不能够放弃处于中后段学生成长的培养。尖优生、屏蔽生,确实是抓住了舆论热点、抓住了社会眼球,但是作为教育,要有保障,这是教育良知的所在,是真正对更广大学生家长负责,也是对教师群体的呵护。

我们不可能每一届毕业生都能考到全区前一千名,不是所有学生处于尖优阶段,但是我们对尖优学生群体,确实要给予他们有针对性的培优,让他去冲更高的位置。

但是同时,我相信在座很多为人父母的都知道,不是每一个家庭的孩子都处于高位水平。那么我们如何对这些学生、家庭负责,给予不同层次学生有更加针对性因材施教的保障,这个是我们需要思考和努力。毕竟教育是“一枝独秀不是春,百花齐放才能春满园”。

因此,大良在这一届新初三教研工作上,遵循这样的一个原则:一是“培优”,针对尖子生,要帮助他们冲击高优率;二是“扶临”,就是让有可能上重点高中的,或有可能上普通高中的临界生,通过扶他们一把,让他们能上好学;三是“托底”,就是一些上不了普高的孩子,也不能让他们的总分太低,让他们未来即便是能上职业中学的时候,也能够有更好的资本选择更适合他们学校和专业,这对他们未来的成长是一种“保驾护航”,让他们的人生走的更顺、更好。这些都是顺德教育人要思索、努力的。

第二个,是教育部门单兵作战和多部门协同努力相结合的问题。

关于形成合力,我不是因为自己是教育界的一员,就要为教育部门申辩,但是现在确实有一种风气,一说到顺德教育不好,所有的指责和不满都指向了教育局,当然作为主责部门,由教育部门来承担这些压力其实也无可厚非、理所应当,但是我想说的是,要做好教育工作,绝不是一个教育部门单兵作战、单打独斗就可以做好的。

我因为在镇街工作,接触基层和一线学校更紧密,对学校面临很多实际困难,都会有更加直观、实际的认识和了解。

比如说学校的建设问题,涉及到规划部门在用地上利益博弈,涉及到建设部门在推进过程中每个环节都存在各种不顺畅,工期一再延后等问题,对于教育部门而言,往往是心急如焚,但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有时候我们同事之间开玩笑,说如果自己会起房子,自己去盖了算了,就不再求人了。

再如现在公办学校面临很多共性问题,其中一个突出的,就是教师编制严重短缺问题。而解决这些问题,是需要组织部门、财政部门给予配合、理解、支持,从政策的层面拿出担当精神,协同教育共同努力破解的。

关于合力,我还想说的一个就是关于教师团队形成合力的问题。现在一说教育质量问题,就肯定有人跳出来说教师待遇问题,包括今天会议一样,有这样的声音。

关于中高考“重奖之下必有勇夫”,仿佛成为了一种趋势。其实,教师的待遇一直以来都是教育部门积极争取,并且也确确实实在近几年得到了各级领导的关心支持,有了明显的体现。

作为一名曾经的教师,教好书、育好人本身也是教师的一个职责所在,我们手里的工资本身就是对做这件事情的一种回报,我做教师的时候,学生成绩好,给予我荣誉回报和精神上的肯定,我觉得比物质上的回报更重要、因此我觉得要在整个社会,尤其是在教育系统大力营造这样的风气,用精神、文化来引领教师团队。

但是教师的待遇有没有问题呢?我觉得是有问题的。问题在于好的老师待遇太少,差的老师待遇太高。这就是涉及到奖惩和绩效没有真正发挥激励作用的问题,没有一个有效的奖励激励一个作用体现出来。

那么我们大手笔投入后,包括提到的关于中高考奖励,近几年都在不断加大,而这些资金投放对于教育人、对于教育界来说当然是一个极大的利好消息,但是如何优化这个奖励的方案,我觉得接下来我们要认认真真思索和把它细化,把这个钱真正体现到优教优奖上。

同时,我也觉得加大宣传、加大奖励同时,责权应该也是对等的,相应地对学校、校长、老师也应该有相应的考核和督导。例如我们做好了有哪些奖励,我们没做好又要承担哪些责任。这一块还是要继续再细化的。

在我看来,教育工作可以借用王国维人生的三个境界来套用形容一下。

第一重境界,是做好教育工作真的要“问路”,我们不停留于指责,不悲观于未来,不沉沦于当下,要敢于问路、寻路、探路,才能在荆棘中寻求突破重围的方式。第二重境界是要有所行动,有行动才有改变,有行动才会有收获;最后一重境界,就是希望我们的未来也要有舞步,哪怕是戴着脚镣跳舞,也要跳出优美的舞姿。(来源:大洋网)

本文标题:夜读|顺德教育何去何从?这名基层教育工作者道出“心声”
本文链接:https://www.hbnewsw.cn/jyxw/2020/0919/316247.html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