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教育新闻>字节跳动启动“大力教育”,互联网巨头为何齐聚教育领域?

字节跳动启动“大力教育”,互联网巨头为何齐聚教育领域?

责编:李戴鑫时间:2020-11-11 15:24来源:环球教育网

近年来,抖音、今日头条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在教育领域频频发力,除了不断推出新的软件产品外,还逐年加大对教育领域的投资力度。今年3月,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在公司创立八周年给全员的信中特别提到,教育将是他重点关注的新业务方向。

10月底,字节跳动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上高调宣布,启动“大力教育”品牌,并将旗下所有教育产品承接到该品牌名下,其中包括清北网校、GOGOKID、瓜瓜龙启蒙、开言英语、极课大数据、Ai学等。

值得关注的是,在当天的新闻发布会上,大力教育还推出首款教育智能硬件产品“大力智能作业灯”。据新出任大力教育CEO的原字节跳动教育业务负责人陈林介绍,这款作业灯专注孩子的作业场景,将智能辅导与每个孩子书桌必备的台灯结合,既能护眼,又能辅导孩子作业。

字节跳动启动“大力教育”,互联网巨头为何齐聚教育领域?

字节跳动新闻发布会上,大力智能团队负责人阳陆育介绍台灯发展史。

设立独立品牌

发力“大教育”

谈到设立独立品牌的原因,陈林表示,教育业务是一件和字节跳动此前的产品领域完全不同,但同样拥有巨大价值的事业。“长期来看,字节跳动的教育业务需要一个自己的品牌。之所以命名为大力教育,是因为‘大力出奇迹’这句话。而对每一个家庭而言,教育就是一个孕育‘奇迹’的地方。”陈林说。

对于大力教育未来的规划,陈林介绍,教育是一个完整的系统工程,大力教育希望关注并深耕所有教育场景,给孩子提供一个完整的学习系统。此外,教育水平的提升需要整个教育生态的优化,大力教育将致力于赋能教育行业所有参与者,让孩子的成长不止成绩证书,而是注重培养学生的学习力、创造力和自我发展力。

“这三个方面,构成了大力教育业务希望发力的‘大教育’。”陈林说。

目前,大力教育的员工已经超过1万人,教研团队也已超过千人,同时,大力教育还给出200万元年薪的优厚待遇招聘清华北大名师。在外界看来,这足以见其投身教育行业并非拍脑袋瓜跟随潮流,而是下定决心,准备坚持做一项长期的事业。

如果仅从利益出发或考虑,字节跳动不乏多种渠道和项目,但在陈林看来,涉足教育领域,更多的是情怀和责任。“不管哪个时代,哪个家庭,教育都是需要大力投入的事情。”陈林说。

此前,外界对陈林提出的三年不盈利说法感到疑惑,特别是在资金投入重点以及盈利时间表设定等方面。

对此,陈林也非常坦然:“提出三年不盈利是我们从事该行业所表达的决心。因为教育产品短期都很难实现盈利,包括产品打磨和市场认知,需要很长时间培育。”

至于为什么这个时间表是三年,陈林解释,字节跳动内部做计划书基本都是三年。“我们三年的计划书都是不盈利的,甚至有些计划书会做更长时间,也都不盈利。”

硬件难盈利,

借服务载体覆盖更多学习场景

此次大力教育新推出的硬件产品大力智能作业灯获得了不少关注,除了各大媒体纷纷报道和评测外,一些电商平台如京东、天猫也亮出了季度销售量达六七千台的好成绩。

对于这个市场反馈,大力智能团队负责人阳陆育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此前我们没有做过任何品牌推广,今天第一次把这个品牌向公众展示。一经上市就这么受欢迎,完全是产品良好口碑所致。”

记者现场试用这款备受关注的作业灯时发现,它借鉴了手术室“无影灯”灵感,利用双翼灯头设计,解决了孩子书写时的手下阴影问题,也避免了因此造成的孩子歪头看字、坐姿不正等问题。此外,该灯灯柱上还配有一块跟手机大小差不多的液晶屏,灯管下配有一个微型摄影头,除可以实现题目线上智能交互外,还能较好地让家长远程查看孩子的作业完成情况和完成质量。

根据阳陆育的介绍,借助人工智能及相关技术,作业灯还具备智能指尖查词、智能英语跟读、智能计算题讲解等诸多功能,帮助解决孩子的作业难题。

“一盏好的智能作业灯,除了能解决孩子的问题,也要能解决家长面对的问题。”阳陆育介绍,一方面,家长可以通过“大力爱辅导”APP,实时了解孩子的作业计划和完成进度,掌握作业情况;另一方面,大力智能作业灯还配备了智能双摄,家长不仅可以远程看到孩子书桌,也能通过实时通讯功能和孩子视频连线通话,了解孩子的学习状态。

799元的基础零售价,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利润不大。对此,阳陆育笑称:“我们希望与客户交个朋友,但不是纯粹的‘交个朋友’。硬件不赢利在我们的预期之内,但硬件是一个服务载体,未来这个载体真的解决了家长面对的问题,意味着它会有很长的生命周期,在这个生命周期之内我们可以提供更多服务,并且在这些服务上盈利。”

字节跳动启动“大力教育”,互联网巨头为何齐聚教育领域?

字节跳动工作人员为消费者介绍大力智能作业灯功能。

在线教学走向“新常态”

教育模式不断创新

近年来,互联网巨头拓展业务进入教育领域,字节头条并不是唯一一家。

最初为搜索业务而设的网易有道,在教育领域也极为活跃,产品包括有道词典、有道云笔记、有道精品课等。2019年10月,网易有道递交招股书拟赴美上市。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8年、2019年上半年,网易有道净收入分别为4.56亿元、7.32亿元、5.49亿元,净亏损分别为1.64亿元、2.09亿元、1.68亿元。

招股书还显示,网易为网易有道的最大股东,持有网易有道66.2%的股权,而网易创始人丁磊通过网易持有网易有道30.1%的股权。

除了网易有道,腾讯也在2013年踏足在线教育市场,产品包括新东方在线、百词斩、VIPKID、猿辅导、VIP陪练等。此外,阿里旗下的淘宝教育和淘宝大学等自推出就带有明显的电商烙印。今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阿里旗下的钉钉软件更因校园端引发大量关注。

互联网巨头纷纷聚焦教育领域,除了平台优势外,疫情防控常态化下,国家对在线教育的重视和相关政策推动也是重要原因之一。

今年5月,在教育部召开的介绍疫情期间大中小学在线教育情况发布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透露,复学之后,在线教学将从“新鲜感”走向“新常态”。吴岩认为,融合了“互联网+”“智能+”技术的在线教学已经成为中国高等教育和世界高等教育的重要发展方向。

值得注意的是,在互联网基站相对落后的少数农村偏远地区,国家广播电视总台发出《关于做好中国教育电视台空中课堂频道接收传送工作的通知》,确保空中课堂在各地能够开通落地,以解决农村及边远贫困等没有网络或网速较慢地区学生的学习之需要。

此外,以字节跳动为代表的不少互联网公司,也在探索为优质的教育内容提供更多的形式创新,如付费专栏、直播课等。可以说,互联网视频平台赋能整个教育行业,为广大教育工作者提供更为广阔的发展空间。

国家及企业多角度、多方面推动,使我国在线教育市场得以蓬勃发展。据网经社发布的《2018年度中国在线教育市场发展报告》,2018年,我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约为3134亿元,用户规模也增长至2亿人。结合在线教育的行业增长规律以及2020年的疫情影响看,新经济产业第三方数据挖掘和分析机构艾媒咨询分析师预测,今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增速约为9.61%,市场规模达到4538亿元。

在此背景下,互联网巨头集多方面优势齐聚教育领域,势必推动该产业长足发展,为我国教育事业开启新征程打下良好基础。

■作者:王楠(文图)

来源: 中国城市报

本文标题:字节跳动启动“大力教育”,互联网巨头为何齐聚教育领域?
本文链接:https://www.hbnewsw.cn/jyxw/2020/1111/316316.html

相关阅读